离开的话语也没办法留在B站了。

告别都不让,真有你的。


奈默_Official

有些时候,我会想,如果我还有一点点的反省心的话——一定会觉得,自己间或的冲动,过于“不成熟”。

没错,昨晚也是这样,因为一个小小的、无聊的“数据异常”,连发了好几条动态,声援了被打压的UP。不是第一次,也不是最后一次。

但这次,请让我继续“冲动”、“不成熟”和“尖锐”下去。


雄哥在新闻媒体工作过,通过他的描述,我也能清楚如今的舆论场有多复杂,网信工作有多难做。所以我自身是不反对必要的删控评和必要的限流的,如果由一个有脑子的团队来操作这些,非但不会打压声音,还很大概率会打消“别有用心者”的气焰,宛若台湾省大停电时的安静、美妙。

可明显,阿B搞错了敌人,枪管子指到了“人”的头上。而且,谁是“人”,谁是“枪”,我却分不清楚了。

大人们怎样行使你们的权利和权力我当然管不着。可这次,碰到了我自己的红线了——两条。

第一个就是“数据异常”和“异常数据”。

有很大一部分粉丝是知道我怒删一千粉丝的事情的,也就不用我再次重申我们的态度了。可一个标榜“数据真实”的平台能出现“数据回退”的事情,难道……不是很可笑吗。

究竟“回退”前的是真实的,还是“回退”后的是真实的——还是,其实没人在乎哪个是假的,因为都不是真的。

第二个就是:我的老爹是退伍军人。从小,他并没有完全的按军人的标准要求我(大概因为是女孩子吧),但他却让我养成了最基本的忧患意识,教给我最基本的反击本领。在上初一那年,肩膀稍稍硬实了一点的时候,他带我去靶场合法地摸了真铁、打了实弹。在之后,这竟然成为了我一年两次的“日常”。

再后来,射准反曲和美猎也进入了我的武器库。毕竟,“欲文明其精神,先自野蛮其体魄”。

所以我很难想象一个无人能辨别枪声的青年群体,靠着键盘和鼠标保护自己的样子!

所以我很难想象一个无人能辨别枪声的青年群体,怎样认知战争的残酷和生命的宝贵!

所以,我始终认为!对战争机器的科普,是我们国防教育、爱国教育不可少的一环!

——然后!这爱国教育就被“数据异常”了。

所以,上大人的枪,是不是只能靠低头看了!

寄!


骂爽了,说说后面要做些什么。

是的,我们在隔壁找好了避风港,如果有必要,我们会大搬家。

——昨天晚上我也是这么想的!

 

——可是,这一次,请让我继续“冲动”、“不成熟”和“尖锐”下去。

是时候和Bilibili告别了。

我不打算在这里再当什么“创作者”了。

 

当然,我的离开,既不是我的损失,也不是阿B的损失,毕竟,我的存在,可能还不如一个营销号能给B站带来的收益大

这个账号不会注销,也不会停止使用,发消息我也一直会尽量回复——“奈默”也永远是仅属于我的代号,不会改变。不过,我们的作品,不会再往上放了——我不打算在这里再当什么“创作者”了。

抱歉,每一个给我支持和帮助的人,这一次,我真的自私了。

至于隔壁要不要开始装修……先给我一点时间考虑吧。

还有,我不会让白发JK跟着我沉睡下去。

 

——Nemeu@Lavalant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