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噜噜,噜噜嗯~”

炎炎烈日下,走在草木苍郁茂密的森林中,我那位搭档的少女正开朗地哼着歌。

“你心情好像非常好啊,谢丝塔。”

今天我们也继续追击SPES,或者是说处于被SPES追杀的旅程中。然而自称名侦探的她,却好像没有半点紧张感。

“不能让自己保持好心情的话,可是没资格当成年人呢。”

停下哼歌的谢丝塔说着。

不,你也还不算成年人吧,我虽然很想这么吐槽……但实际上我并不清楚她的年龄。身为一位真正的名侦探,似乎不能如此轻易地泄漏出自己的真实资料。甚至她到现在都还不肯把本名告诉我啊。

“你刚才哼的是什么歌?”

这种情报至少可以告诉我吧,于是我问谢丝塔哼的是什么曲子。

“日本的偶像歌曲。”

“日本——你到底是哪国人啊?”

好吧,事实上,谢丝塔也有可能是日本人。

“不过,真叫人意外诶。你对偶像之类的竟然也感兴趣。”

“身为侦探,总不能连偶像歌手的热门歌曲都不会唱吧?”

“所以我说我根本搞不懂你内心的侦探形象是什么啊!”

我是时下人气最旺的名侦探!能歌善舞,有时还得跟“人造人”战斗!

……疯了吗?

“不是那个意思,我是说想当侦探的话就非得增广见闻不可。正如‘见闻’这个词的字面意思,‘视觉’跟‘听觉’在人类五感中是最为重要的。”

增广见闻……就好比是经常把大脑的天线打开吗?这么一来就能透过眼耳收集情报。原来如此啊。

“嗯,反正我也没有当侦探的打算就跟我无关了。”

“唉,你真是一点也不可爱耶。”

吵死了。别用那种同情的眼光看我啊。

“不过,你的确是无法当上侦探的。”

“就是说嘛。”

“嗯,你虽然当不上侦探,但铁定会一直当某人的助手。”

“啊……啊,懂了。”

就在这时,不知为何,谢丝塔的瞳孔彷佛因寂寞而隐约闪烁着。

“好,目的地终于要到了。”

不过那也只是一瞬间的反应而已,很快她又恢复了平时那种冷静的表情。紧接着,她指向一栋宛如古堡的巨大宅邸。

“那里面真的有『梅杜莎』吗?”

梅杜莎——是传说中只要看她一眼就会被石化的怪物。我们听到了可疑的谣言,说类似的怪物就住在那栋洋房里,因此才前来调查。

“天晓得,要看过才知道。假使真有那种玩意存在,我想毫无疑问是属于SPES干部等级的人物吧。”

“嗯,只有实际去见识一下才能明了事情的真相了。”

真是的,我现在连叹气都懒了,取而代之的是用力打了个哈欠……但就在这时,走在身旁的谢丝塔,目不转睛地盯着我。

“做什么?”

“没事,只是觉得你好像已经非常适应这种情况了。”

“我本来也不想习惯的啊。”

我们一边吹着口哨,一边走向有大群乌鸦交错飞过的那栋洋房。

“哎呀,真是辛苦你们了,大老远专程造访这里。”

坐在椅子上的我和谢丝塔面对面,宅邸老主人浮现柔和的笑容。

“外面一定很热吧。不过,真抱歉,老实说现在家里的空调故障了。”

“哪里,不必介意。”

谢丝塔连一滴汗也没流,依然以凉爽的表情这么答道。这家伙还是一如往常地神经大条啊。换成是我,我一定会在内心抱怨既然有空道歉何不把屋子的窗户打开透透气啊。

不过,至少没变成我预期中的最糟糕情况可称得上是幸运了。

老实说,一开门的瞬间就发生战斗也不是不可能,我本来都做好心理准备了——结果等待我跟谢丝塔的,却是意料外的欢迎场面。正如刚才的对话,听说谣传而来到此地的我们,被自称是这栋宅邸主人的男子亲切迎了进去。

接着我们为了尽快确认“梅杜莎”的真相,在对方的带领下像这样聚集在起居室交谈。

“那么,关于那个谣言,我们可以当成您也知情了?”

谢丝塔摆出毅然的表情与姿势,如此询问主人。

“嗯嗯,的确。谣言说有一个类似梅杜莎的怪物,会把造访这间宅邸的人们变成石像……而我想,那恐怕指的就是小女吧。”

“虽说那是被我收为养女的干女儿。”主人这么补充后,脸上浮现严峻的表情。

“那么,难不成谣言是真的!”

“不,那只是误会!”

听了我的质问,主人激昂地站起身来。

“大约两年前,小女遭遇一场意外……命是幸运保住了……但也只是留下了一口气而已……

“——持续性植物状态*。”

*由文中症状推测,疑原文有误,玛丽大概率为闭锁综合征患者。

听了谢丝塔的这句话,主人露出苦涩的表情点点头。

“小女不只失去意识,连身体也无法动弹。她只能进行眨眼与自主呼吸这样的单调动作──说穿了,就是石像!因此谣言跟事实完全是相反的!我的女儿并不是什么梅杜莎……小女才是被梅杜莎这种虚构怪物石化的受害者!”

“那么,这项情报被以讹传讹,最后反而变成完全颠倒是非的谣言?”

“没错,就是这样。”

对于我的疑问,宅邸主人无力地点点头,接着房间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哎,抱歉。我刚才有点失态了……这里果然是太闷热了,我现在去帮二位准备一些冷饮。”

大概是终于恢复冷静了吧,主人暂时退入屋子里头。

“……看样子,我们扑空了啊。”

看来这次的事件跟SPES毫无关联……甚至可说,连事件都不算。好吧,反正只要没有无谓的麻烦发生就再好不过了。等下喝完冷饮就乖乖离开。我因为热到受不了,还打开了衬衫的两颗扣子。

“你也脱件衣服如何?”

“你这家伙,是笨蛋吗?”

“好痛!”

谢丝塔面无表情地狠狠踩踏我的脚。踩的时候至少看这边一眼啊……

“哎,两位久等了。”

之后主人用托盘端着玻璃杯返回,我正打算接过杯子时──

“痛死了!”

谢丝塔再度踩我一脚,由于事出突然,我一个不稳重重向前倒去。当然玻璃杯也打翻了,一整片地板都是湿答答的液体。

“谢丝塔你搞什么!”

“这下是算在你刚才性骚扰的份上。”

“呃,你不是已经踩过一次了吗?”

但谢丝塔好像没听到我的抱怨,只是用手帕帮主人擦掉衣服沾上的饮料。

“真抱歉,我的助手就是这样粗手粗脚的。”

对,有是我的错哦,太没道理了……

“哈哈,没事没事……这么说有点奇怪,不过既然你们都来了要不要干脆看一下小女呢?很难得有客人造访寒舍,那孩子一定会很高兴的。”

“好呀,这是当然的。”

谢丝塔以客套的表情微笑道。

“玛丽,你看,有客人来啰。”

老主人带我们来的地方是位于三楼的房间,那位名叫玛丽的少女就睡在一张有顶篷的床上。她生着纤细瘦弱的身躯、明艳的金发,机械性反覆眨动的一双眼睛则是翡翠色,简直就像洋娃娃般美丽——不对,这个比喻不恰当。她必须靠呼吸器才能辛苦活下去。玛丽绝不是什么洋娃娃。

我的心情变得莫名沉重起来,只好把这个场面让给谢丝塔处理,自己则别开脸。大概是罪恶感使然吧,总觉得我的呼吸也变困难了。

“啊啊,可怜的玛丽。明明这么漂亮,却被森林以外的人们说是怪物,真是太过分了。”

主人掩面,哀叹女儿身上发生的悲剧。

是说,原来如此啊。因为这样,他才会对我们的造访大表欢迎。自己的女儿并不是什么梅杜莎那种怪物,这点只要是名侦探一定能搞清楚的。设法澄清谣传,这正是他的目的。

“没错,我们也会负起责任,对森林外的人们说明谣言都是假的……”

我正打算朝主人走去,向他表达自己的想法时——一个回神,才发现地板已迫近眼前。

……地板?我倒下了吗?怎么会?

不知为何,身体,完全没有力气。

“所以玛丽,放心吧,现在就帮你增加几个朋友。”

……他在,说什么?

我微微转动脸的方向,从下仰望这位老主人。

那家伙,正在笑。

“哈哈,哈哈哈。放心吧,这一点也不恐怖,因为完全不会痛,所以没什么好怕的。”

那家伙边说,边从长裤口袋取出针筒……不知道他在想什么,竟然把针头刺进自己的右臂。

“你以为要帮你打针吗?哈哈,这是解毒剂——毕竟毒药,打一开始就遍布整个房间了。”

什……么……?我的身体之所以麻痹,是因为……

“不久以后你们的肉体,除了呼吸以外的活动都会停止,就跟玛丽一样一步也动不了,然而也不会死,将永远品尝这种痛苦的滋味!”

是这样,啊!先前窗户之所以紧闭,也是出于这个理由……另外,那家伙的确说过玛丽可以进行自主呼吸,但此时却依然戴上了呼吸器,想必是为了避免她中毒……我应该要早点察觉出,这个不自然的疑点才对……

“这么一来,你跟那边那个名侦探,都很快会成为玛丽的同伴……同伴……”

没想到,老主人突然出现异样。他似乎很惊愕地瞪大双眼……最后,就跟刚才的我一样双膝跪倒,整个人瘫软、趴伏在地上。

“为,什么……”

他发出如此绝望的声音,而这时走到那名男子身边的……当然,是如我预期的人物。

“乖乖就范吧。”

以随时携带的手铐将男子控制住后,她用隐藏在背后的滑膛枪将窗户打成碎片……这么一来毒气就会飘散到屋外了。

等做完这些事,名侦探才终于转过身,对如今依然趴在地板上的我这么说。

“你啊,是笨蛋吗?”

原来如此,难怪刚才她要踩我的脚两次。

“这么说,你早就察觉出那家伙的目的了吗?”

通报给相关机关处理,并将一切善后收拾完毕。在离开洋房的回程上,由于我的身体还是有点麻痹,只好请谢丝塔背着我走,在这种状态下我问道。

“差不多。他拿出那么明显可疑的迎宾饮料出来,而你竟然打算大口喝下去时我简直是打从心底傻眼。”

“真抱歉啊……”

恐怕那杯饮料里也下了毒。所以谢丝塔为了保护我,才故意又踩了我一下……就不能用更温柔一点的方法吗?

“所以也就是趁那个时候……你拿手帕帮那家伙擦干衣服时,把装有解毒剂的针筒调包了,对吧。”

“正是如此。也托此之福,我先一步用了解毒剂,所以一点事都没有。”

她还是一如往常地独断独行啊。一个人就擅自把事情收拾干净……不,或许我跟不上她的步伐才是问题也说不定。

“不过呢,那时候当然顶多只掌握了间接证据。我的怀疑变成确信,是在看到玛丽的眼睛的时候。”

“玛丽的眼睛?那孩子不是没有意识吗?”

“不,她拼死用眨眼来警告我。那根本不是什么规则、机械性的动作……那里面包含了明确的意志。一定是为了把她养父的犯行告知我们。”

被疯狂所驱使的屋主,连宝贝女儿的信号都没察觉到吗?这未免太悲惨……不,应该说太可怜了吧。

“话说,你的眼力真敏锐。”

“你啊,是笨蛋吗?”

“光是今天就骂第三次了,真没道理……”

不过啊,也只有今天这件事我找不出任何借口。

“我在前往那栋宅邸的路上说过什么话,你难道忘了吗?要增广见闻,以及磨练视觉跟听觉的重要性。好比说,你也该对他人的视线更加敏锐才是。”

“原来如此,啊,真不愧是名侦探。”

为了日后保护好自己的安全,这种技术搞不好是不可或缺的。

“谢丝塔。”

“嗯?”

既然如此,我以后也照谢丝塔所说的,从增广见闻着手吧。

“你今天哼的那首歌是哪个偶像的曲子,可以告诉我吗?”

这时,谢丝塔不知为何露出了心满意足的侧脸并且这么答道:

“她的名字是——”

作者:二语十

源:台版

本地化:奈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