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实际察觉到自己一直有种在寻找某个人的感觉,是大约最近一年出现的吧……或者该说,我对所谓的身份认同这种玩意,是直到最近才终于确立下来的。

不,先等等。

请不要那么轻率地对我吐槽。

我从小就一直生病,在病榻上度过每一天,因此自我这种东西也不是特别需要……不,应该是我想假装它根本不存在。

想穿上运动鞋,在跑道上奔驰。

想在放学后,跟一群朋友出去闲逛顺便买奶茶喝。

然而,那些都是不可能实现的事。

既然再怎么希望都没用,干脆一开始就不抱希望还比较实际。抱持这种想法的我,始终恐惧地要求自己屏除自我的存在。

因此老实说,我过去几乎没什么回忆。

只勉强记得自己躺在一个小房间里的小床上,除此之外就几乎想不出其他什么事了。就算我努力绞尽脑汁,也只会莫名头痛起来——

不过,这样也好。

这样就可以了,我如此说服自己。

但在某一天,就连这样的我,也兴起了一个无论如何都想实现的愿望。

胸膛中,这颗心脏,发出呼喊。

呼喊着想要见某个人。

我该怎么办?

从未希望过任何事的我,也从不觉得能达成任何愿望的我。

我还有什么可做的?我有办法实现这颗心脏的愿望吗?

——等回过神我已经迈步狂奔。

如今的我,已拥有可在这柏油路上奋力踩踏的双腿,以及十八年人生沉潜下的激情。只要有了那些,我就是无敌的。

“你是名侦探吗?”

好不容易被我找到的这个人生希望,却不知为何极为懒散、缺乏斗志,看起来像是放弃了许多事物一样——总觉得,跟过去的我很像。

因此我不能放着那家伙不管,忍不住就大声斥责起来,还无意间露出了泫然欲泣的表情……那还真是我最大的失策呀。

不过虽说是失策,我依然被这样的他所救赎了。

“不论那颗心脏原本是属于谁的,夏凪都应该过夏凪自己的人生。”

这番话,是他送给我的。

所以,一定是这样,没错。

我的人生,从今天起又拉开了崭新的一幕。

 

 

作者:二语十

源:台版

本地化:奈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