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问各位乘客当中,有职业是侦探的吗?”

呃,这一定是我听错了吧。

这句话,恐怕不是在一万公尺高空飞行的客机里会听到的台词。

因此,那一定是我听错了、误解了——原来如此,所谓的“空耳”这个词,搞不好就是出于现在这种情况。

“搞什么鬼啊。”

我自言自语地吐槽后,稍微恢复了冷静。

等心情平静后环顾四周,只见空乘不知为何,正模样慌张地朝这边快步走过来。

“请问各位乘客当中,有职业是侦探的吗?”

看来我并没有听错。

惨了,又来了。

不知道为什么,从很久以前,我就经常遇到麻烦的事件。

容易被卷入事件的体质,指的就是我这种吧。

只是走在大马路上,也会被强迫拉入快闪行动;若是走小巷子又会目击白粉交易;由于太常在杀人现场现身,还被已经面熟的警官起了疑心。就连今天,我也拿了个不知内容物是什么的超巨大手提箱飞往海外。

中学二年级就这样的我,将来一定会成为间谍或者军人什么的。

不,还是当公务员好。我想要准时下班,可千万别小看我体力贫乏的程度。

——所以。

“找侦探什么的简直是莫名其妙啊。”

真要说起来,现在究竟是发生了什么情况?

一般这种紧急事件,在客机要找的人应该是医生或护士吧?

请问各位乘客当中,有职业是医生的吗——这种台词我在连续剧或漫画里就看过了。然而如今,在高空中他们想找的人却是——侦探。

唉,真是搞不懂啊。

在一架起飞的客机中,会需要用到侦探的场合,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件啊。不行不行,我可不想再被卷入不必要的麻烦当中。

无视朝我这边走近的空乘,我紧闭双眼。

闭起眼睛了,但就在那之后。

“这里,我就是侦探。”

一个十分清亮通透的说话声令我忍不住睁开眼睛。原来是坐在我右手边,一名跟我差不多年纪的少女,“嗖”地笔直举起手。

银白色的短发,配上一双彷佛能把灵魂吸进去的碧眸。那一身色调优雅,感觉像是模仿军装设计的连身裙,露出了些许犹如白雪般清澈的肌肤。

这副美貌,简直就像天使转世。如果用字典去查“美女”这个词,想必页面会刊载着她的名字吧,而上网去搜索她的名字相关图片,也一定会大量出现花鸟风月的照片。

因此,在此时此刻,我所感兴趣的就只有一点,那便是关于她的名字。

侦探什么的随便都好。这位少女究竟是谁,我想知晓她的芳名。

“你的名字是?”

所以等我回过神,才发现自己已经对她拋出了这样的问题。

不过从结果论,自从那天到现在已经过了四年,我依然不知道她真正的姓名。

她只告诉过我『谢丝塔』这个代号而已。

她是一名与『世界之敌』战斗的真正“侦探”。

从那之后,我就成为了谢丝塔的助手,与她双双展开旅程。

“听好了哦?在你被打成蜂窝的时候,我会取下敌人的首级。”

“喂,名侦探,不要制定以我牺牲为前提的计划好吗?”

“放心吧,我会负起责任把你电脑里的搜索纪录都清除干净。”

“……等一下。喂,你看过了?我电脑里的搜索纪录,你看过了吗?”

如此随口胡乱开着玩笑的我们,最终,还是在三年间上演了无数令人眼花缭乱的冒险活剧——

然后,因死亡而分别。

如今是分别后的又一年,也就是第四年。

十八岁,独自一人残存,升上高中三年级的我——君冢君彦,彻头彻尾地沉浸在这名为“日常”的安逸中,无法自拔。

你说这样真的好吗?

当然了,又不会给任何人带来麻烦。

难道不是吗?

 

毕竟——

——侦探已经,死了。

 

作者:二语十

源:台版

本地化:奈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