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新的脚本导入逻辑,这回的脚本不会那么乱了。


<text | 15:59:58>

<text | 15:59:59>

<text | 16:00:00>

<text | 16:00:01>

<se | 表针>就表针那种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滴答

<text | Project Ch1ot>保留字符“1”做渐变

<text | By. Ch1ot Channel>保留字符“1”做渐变

<text | 第1次迭代>保留字符“1”做渐变

<MUSIC | 不小心在午后走到了旧日的高中>

<BG & FG & Spot _ Light & CC _ Snowfall>老三样了,这回需要做反求。

 

*VO | 初次见面的请多指教,不是初次见面的也请多指教!我是来自『拉瓦兰蒂斯国立大图书馆』的个人势Vup!

*VO | Emmm——名字。对,名字很重要!

*VO | 我猜,看这个视频的会有小一半会叫我雄哥……呃——我肯定不能拿这个名字出道吧。

*VO | 中间也用了别的名字,结果大家还是叫雄哥……

*VO | 所以名字的事情,最后再说吧。

 

*VO | 这次呢,我是来请大家来帮忙的。真的,很需要你们。

*VO | 无论是弹幕也好、评论也好、私信也好、棉花糖也好、邮件也好——呃,邮件要不算了吧……太复古了。

<text | icarusvfx.com/box>

<text | icarus@icarusvfx.com>

*VO | 我想知道有没有什么你自己很喜欢的——但很少见到有Vup用的——“元素”——俗称“XP系统”

<img | Windows XP>

<img | XP开机>

*VO | 这个“元素”可以指很多啦,无论是服装配饰,还是发型瞳色;无论是防空火炮,还是武器弹药

*VO | 这种很主观的事情,我都想要去了解!

 

*VO | 你说白毛兽耳这样的标准答案香不香!当然香!香疯了!

*VO | 但是……大家的记忆里有没有这样的一个家伙!就,每次考试,她总能用和标准答案完全不一样的解题方法把题作出来。

*VO | 你在问她的时候,她总会用左手撩一下头发,把散开的亚麻色的发丝理到耳后;然后用中指轻轻推一下红色的半边框眼镜。

<img | 剪影立绘>

*VO | 看着你的眼睛,轻声回答到——挑战一下嘛、

 

*VO | 这次我们也想挑战一下

*VO | 所以!拜托拜托大家,哪怕只有两个字也好,哪怕是特别离谱的设定也好——只要是你真心喜欢的,都可以发给我!

 

*VO | 我超,忘了说,得是合法的啊!

<彩条>

*VO | 虽然大家都喜欢“标准答案”,可我总想搞点什么不一样的。

*VO | 哪怕最后在各路身怀绝技的高手的指引下,召唤出什么不可名状的生物。不过,至少能是有趣的吧。

*VO | 也许,只一次的结果,会让人大失所望

*VO | 那,三四五六遍的尝试之后,会进化成什么样子,我真的很期待。

 

*VO | 我们称之为:迭代

*VO | 这是第1次

<text | 第1次>保留字符“1”做渐变

<text | Ch1ot>保留字符“1”做渐变

<text | 巡>保留字符“1”做渐变,要用宋字。

 

*VO | 到这里,看来是可以用一句开场白来做视频的收尾了。

*VO | 这里是巡一,来自被大家称作『默组』的『拉瓦兰斯的国立大图书馆』。

 

<text | 巡一XY_Channel>

<FADE>

 

*VO | 好啦~正事已经讲完了。所以就算在这里退出视频也没有关系哦~

*VO | 接下来我想说一些,让大家放心的话。

*VO | 从独立日法兰西女仆首冲三倍的那个奇迹之夜开始,在过去的三年时间里,我们见证了太多的分久必合合久必分。也见识了太多的“不稳定”因素,也见到了太多了“不得不离去”。

*VO | 所以,我真的真的真的希望,能够回避掉所有让人不安的变量。

*VO | 熟悉我们的人应该知道,光我一个绝对是撑不下来每一个繁复的视频的后期、或者是繁琐的直播的筹备。在这身后,是合作有5年之久的四位少女少年。我们在现世都有稳定的全职工作,不用担心直播数据不好影响生活,也能安心搞一些偏门的新鲜企划。

*VO | 我们几个工作的特性,决定了我们不能以公开的真实身份开设个人频道;所以,尽管我没办法收敛大家的求知欲,但我会竭尽所能保护我们的信息不被泄露——这样的结果是,就算有时候我们会有意无意透露出现世的事情,这些信息里也被我们掺进去了无数的误导和谎言。早在一年前的12月,她就说过:

<OS | BV1et4y1Y7Ew>用干声

*VO | 此外呢,我的女友和我从相识到现在,有13年了——一方面断绝了我“营业”的可能性;另一方面也是对我的保护,很大的保护、各种方面。当然啦,婚后开情侣频道倒不是没可能的——可以小小地期待一下。

*VO | 哦,对,刚才这句话里有没有误导和谎言呢~要不要猜一下。

*VO | 我不打算成立所谓字幕组,也没有任何的所谓字幕组群,所有视频的制作和直播的筹备都由我们四个志同道合的家伙实现;不搞用爱发电,所有收益,刨掉频道的花销之后,我们都会一分不剩的分掉,用来贴补自己家用;至于需要外援的场合——从画师到录音棚——我会负起责任谈明白所有的权益——保护好每一个为我们努力过的人,也会保护好他们三个;

*VO | 至于我们四个能做到什么——肯定已经有人见识过了吧。

<一组镜头>

*VO | 我现在站着的这个地方,身后小木屋就是我们常常碰头的据点,而面前,远处就是总在视频里出现的,那座大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