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5.29」提线木偶碎片补全01-冬至日

12月23日,冬至。

在拉瓦,冬至日是约定俗成的,团聚的日子。要是伊米他们不去演唱会的话,梅洛准是早早地备好了年节菜,等着这家的主人回来。

都城河畔一栋高楼的小办公室里,一个30来岁的青年人正敲着键盘。那人面容清秀,梳妆很是得体,一副半边框的金丝眼镜衬得他更有书生气。

不过,这个办公室在警厅。

就算是团聚的日子,也总是要有人值班的。这回这个担子落在了这位还算年轻的代理副厅长的身上。

“朱洛斯!”门外那人叫着那个年轻人的名字。他抬头,推了推眼镜,看清楚那人,是他的顶头上司,管理整个警厅的人。

微微叹气,朱洛斯有些无奈,他的老大要回家陪老婆孩子,留下自己,管理着这还剩三分之一人手的司法重器。

朱洛斯看着桌上堆着的文件,用红色的记号笔在日历上做着“To-Do-List”。明年一月份的日历已经被标记填盖得面目全非,而今年十二月份的那张日历纸,在一个小时前,被揉成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他敷衍着回着他老大的话,但不能再聊下去,要是稍稍多说几句,估计又是“等合适的人选补上了副厅的位置,我就回我的行动队去”。每次都是这样,让人觉得这个文弱书生身上,还有着几分戾气。

不过在外人来看,冬至日的值班除了他,还有谁更合适呢——孤家寡人,也不会有人在冬至那天,等着他回家吃口团圆饭;再说如果有突发状况,他可以直接带着行动队,自己原来的的下属们赶到现场。

听到关门的声音,他摘掉了自己的眼镜,伸出手,看了眼手表。

午休时间早就过去了。

他把桌上的文件收好,放回到档案柜里。随后走到了门前,左手的指尖轻轻的搭在了门把手上。

他的手指有些异样,指尖的皮肤的角质层像是被刻意削下去了一部分,不过,这大概能让他手上的触觉更为敏锐吧。

确认了门外没有人,他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拿出了一张写满数字的卡片,从第12行的第23个数字往后读8位,把这八位数字输进了自己的办公电话。

电话那边有接通的声音,但没有说话的声音。

他挂了电话,心里有些不安。不过手上的事情还是要做好,整理好的文件堆在了传真机的进纸口。那个机器在忠诚的把文件一张一张的发到城市另一端的另一台机器里,在那里,他真正的下属会帮他解决这些待办的事物。

午后的阳光正好,让人有些慵懒得想睡觉。朱洛斯躺倒在自己的沙发椅上,看着桌上的那张照片。

自己在照片的最右面,中间是那个叫做葵的女孩,而那个女孩的身后,是双子星。

这是那个被称作“犹大”的人的过去。

传真机有了响动,一张B5大小的纸吐了出来,上面没有名头,下面没有落款,只有一个醒目的酒庄的标志印在了纸的左上角。

犹大的脸一下子变得冷峻了。


刚刚泡好的红茶香气浓郁,哪怕只是街边小店里的外卖品,也能让人在下午享受片刻的惬意。

零子走在路上,一只手握着红茶的杯子,另一只手拿着小包装的奶浆的袋子,用牙齿在包装袋上撕开一个小口。

老爷子刚刚告别了羁押,今晚他们就能离开这个该死的城市了。零子想着,拐进了一个小巷子里,那是通往“Keylor’s Inn”的近路。

加过奶的红茶并没有那么涩口,产自锡兰的茶叶在水中氤氲出一种淡淡的清新提神的味道。用这样一杯茶来告别拉瓦兰蒂斯岂不是正好。

临近日落的小巷子里有清冷而安静,而冬日的阳光把路边灌木的影子拉得好长。零子轻轻拽紧了自己手提包的肩带,想用这种姿势在冷空气中保存住一点点的体温。

咔——

突如其来的一声响动让零子的全身进入了另一种状态——恐惧与欣喜,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情感这一刻都展现在了她的脸上。仿佛她的思维里,打开了一个沉睡多年的铁箱子。零子的双手的力量卸掉,身体里的能量在重新分配,肾上腺素急速的分泌着,在那杯红茶离开她的手掌的一瞬间,双腿的肌肉迅猛地消耗着能量,做出应急的动作。零子以左腿为中心猛地向后撤了一大步,借势,另一只脚蹬住地面,整个身体向右手边翻了半圈。她顺手把自己的手包扔了出去,在身体重心回稳的一瞬间,飞快地跑动起来。

轰——

一枚子弹直接把刚刚零子站着的地面和她的手包轰个稀碎。零子跑动的脚步没有停,她把呼吸调整好,迅速地分析着状况。那枚子弹大概是反器材的,而刚刚听到的响动大概是拉栓的声音。

“妈的,那是什么枪,非洲大炮么。”零子跑动的速度没有停止,他在巷子里尽可能寻找那把狙击枪的死角——

——咔

零子迅速向侧身的方向做出的扑闪的动作——轰!

“再这样躲,肯定是自己的体力先消耗掉。”不过还好,现在她躲在一个窄巷里,不管怎么说,这里是狙击枪的死角。巷子两端没有高层建筑,而巷子的两面都是墙,再安全不过的地方了。

面对狙击枪,零子的心理战成功了,在对手上弹的一瞬间做出规避,她的对手会为了让她不逃出瞄具的范围迅速开枪,不过这个时候,没有充足的瞄准的时间,击中零子的可能性变得很低。

不过这些,都寄托在零子对于枪械声音的敏感上,她有些后怕,很明显,那个狙击手没有比她早到,更准确的说,在她进这个巷子之前,她的对手才开始压上第一发子弹,而且离她很近;不然,零子是没机会听到那声上膛的声音的。

能躲开两发子弹实在是幸运了,被那种子弹哪怕只是擦到手臂,自己的下半辈子可能都要和假肢打交道了。

可零子看着玻璃里映出的自己的相貌,有些惊讶。

“我,竟然在笑么?”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发烫,嘴角也是上扬的。有些可惜,她本来想和这样的自己——那个叫做奈默·奇洛的女孩——说再见的。可她却不得不借助着令她自己讨厌的“实力”。

左手轻触着她的自己的嘴唇,那种让人迷惑的感觉又回来了;她微微张嘴,用她那小小的的犬齿咬破了自己左手的无名指。

“血……”血液的味道让她的肢体兴奋,同时也让她的思维冷静。

奈默轻轻摸着那片玻璃,上面还有一点点自己的血迹。她看着自己“真是令人讨厌的自我暗示呢。”

这就是作为“零子”而存在在世上的“奈默”的秘密,零子是善良的,却又是胆小的,在面对双子星那些事情的时候,甚至,在恐惧;而奈默,是勇敢的,冷静的,却可惜是冷血的。

有趣的是,零子和奈默并不是两个不一样的人格。奈默,是曾与叫做“葵”的少女共同战斗过的“记忆”;而零子,是意图重新开始的“身份”。

其实,只是换了一个名字,换了一个身份那么简单,可是,沉“默”而归“零”,是零子期望的生活。

但是在她灵魂的深处,有一个声音渴望着有一天能从“零”开始,打破沉“默”。

被血液浸染的味蕾在欢呼着,在雀跃着,用浓厚的血液香气为战场上曾经的死神的归来,献上礼炮。

奈默保持着身体的姿势,而思维转向了自己的“内在”。脑髓忽略掉了五感中间的四个,只对听觉做出分析——

——远处的狙击手已经放弃那个狙击点,他在下楼,硬底靴子的声音在有规律的传来,她听出来了,那是警用的;

——之前伊米的判断没有错,他们早就渗透到警厅里面了,而老爹肯定对这个事情有所了解,才被扣下的;

——近处有细碎的脚步声,巷子南口5个,北口6个,同样的警用靴子的声音;

——没有枪械的声音,不过听脚步声都是健壮的成年男性;

——身后的窗子里有响动——

奈默把思维拉了回来,五感重新归回到了脑髓。她用舌尖舔舐掉嘴角的血液,露出了一个让人有些恐惧的微笑。

微微跳起,她把中心调整到身体的右侧。身后的窗子里,那个男人拿着甩棍破窗而出——奈默的手肘之上而下的猛击那个人的后脑。没有给他任何的喘息机会,她用膝盖猛击那个人前额,那个人瞬间失去了意识。而她右手拽着那个人的领子,另一只手夺了那人的甩棍。右手松开,那人像一具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倒下了——准确的说是,他本该这样倒下,奈默在他倒下的一瞬间,照着那人的下颚揣上了一脚,把那人踹回到窗户里。

那个人的血液溅到了奈默的手上,她感觉到了那令人欣喜的温度,咧开嘴,大笑着甩出了那根甩棍。

她想明白了,那个狙击手不过是为了把她逼到这里做的幌子,那群人的目的是活捉自己。

——犹大。

她的脑子里出现了这个名字。

让人恐惧,之后,让人屈服,之后,让人归顺。这就是那个男人常用的套路。

可现在,一对十一,可能还有狙击手,确实自己处于绝对劣势,恐惧,也有了。“不过,别想让我屈服——更别想让我归顺!”奈默向北边的人影喊着,她能看到那里的人影在晃动,似乎是在动摇。

“因为,我是葵的半翼。”这句话她的声音很小,又很坚定,就像是这一切,她都是为了履行这个承诺一样。

右上方的窗户有响动,这回她没等那个狙击手架好位置,就从后腰出拔出了那把伯莱塔,保险旁边刻着的一行小字在落日的余光中格外瞩目。

——Aoi to Zero

——嘭。

随后是一声惨叫,大概是击中了狙击手的手臂或者是其他部位吧,不过无关紧要,他现在不会对奈默造成威胁了。

准确的说,面对这样的一个杀手,五十米之内的任何单一的伏击都是没有用的——她没有过于健硕的身体,也没有更加灵敏的反应,身体素质上一切都很普通的她决定,在事情发生之前,听到,并解决就好——要是那个狙击手能在200米开外发动攻击就一定能得手了,可惜,从拐进这个小巷子开始,她就很清楚,这条通往“Keylor’s”的近路上,就没有能延伸50米以上的弹道。

——嘭、嘭嘭!

她没有迟疑,向惨叫的方向补了三枪,这回那个惨叫,彻底的停止了。

不过,劣势没有解除,现在是腹背受敌,身后没有人来做她的后盾,她每迈出一步都是危险的。不过刚刚的四声再加上刚才的两声枪响,在Keylor’s肯定是能听到的,援护大概三两分钟就能到。

不过,看来对方也很清楚这时间上的紧迫,两面的人影冲了进来。

看来只能拼命了,既然对方是为了抓活的,就会在下手上有迟疑,自己也就有机会冲出去了。

这时候,奈默的耳朵敏锐的捕捉到了那群人耳机里的声音。那个声音她太熟悉了,像是做了许久的噩梦中的声音来到了现实世界。

“不用抓活的了。”

话语简单直接,声音清澈沉稳。这是犹大亲口下发的指令。

那个男人的声音差点让奈默的心跳停滞了,这一刻,仿佛世间的时间停止了,而那个少女内心的恐惧像黑色的纱幕一样笼罩在她的周身,让她动弹不得。

在缓缓流逝的时间里,她听到了手枪解开保险并上膛的声音,奈默几乎要放弃了。

可她的内心,有一个简单的声音——至少,我要回到“她”的身边。

她是谁?奈默已经不去考虑了,深处的这一点渴望,让她在死局中仍旧驱动自己的躯体,行动了起来。

他们都是犹大最优秀的杀手,那群人不会废话,不会有多余的动作,不会顾及自己和队友的生死。像机器一样的逻辑,让他们变得可靠。

——这样,他们也让我的预读变得可靠了;他们会瞄准我的眼睛、喉咙和左胸,而且不会浪费瞄准的时间,确信可以得手之后,会直接扣下扳机。

在听见上膛声音的半秒后,奈默翻了一个身,撞进了路边的一扇窗户里。这时,她听到身后,有子弹擦过的声音,随后是几声惨叫,几乎可以确信是误伤了。

没错,他们不会考虑队友的死活,不会在意原来的弹道上要是失去了目标,会不会击中巷子另一边的队友。

奈默快速的整理了一下现场的状况,她撞进的是一家已经倒闭的咖啡馆,她的身旁躺着刚刚被打倒的那个人,不知道是失去意识,还是死掉了。咖啡馆里的所有摆设都是木头的,完全没有防弹的功能,木头楼梯能直接通向二楼。刚才的误伤会让他们拿出15秒左右的时间做应急处理,奈默需要快速地作出判断。

可惜她错了,犹大的手下比当年还要冷血,他们干净利索的送那些失去战斗能力的人上了天堂,之后直接开始了对零子的追踪。而刚刚撞开玻璃的那一下,让奈默的脸颊被划开了一个不算长的口子,血液从一侧流了下来。她用手背擦了一下,瞬间连她的袖口也被染红了。

奈默发出了“切”的声音,快步走上二楼。这时楼下传来了快速的脚步声——看来没有选择了,只能继续往上逃。

可当奈默跑到三楼的时候,她自己都觉得这个决断太傻。

三楼是一片空地,大概所有的家具摆设都在这家店倒闭之后转手卖掉了,而上楼的通道也被上了锁。

没希望了,手里的伯莱塔还剩5发子弹,面前的场景里没有掩体,身后那个小分队正在快速的向楼上渗透。奈默能听出来,还有七个人,两人受了轻伤,在一楼待命。她为了防止手枪卡弹特意退出了两发子弹,这个习惯和伊米一模一样,可惜,运气不站在她的一边。

要是多两发子弹,奈默说不定真能用她的枪法创造一些小概率的胜利,可惜,她要面对的人刚刚好和她的子弹数目一致——而且就算她创造了奇迹,待命的杀手也绝不是她仅靠双手就能解决的,何况还有两个。

血滴流到了她的嘴角,这回她没有展现出一幅略显色气的样子,然后用舌尖舐掉流到嘴角的血液。准确的说,她在调整呼吸的时候,停止了所有无关的肌肉的运动,为的是自己紧绷的那根弦不会轻易断掉——一旦她没有办法先于自己的视觉判断出对手的行动,迎接自己的只有死亡。

可脸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微微凝结的血块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而新鲜的血液沿着面部的棱角曲线渗到了她的嘴角。

微微氧化掉的血液没有了那种“百利甜酒”一般的厚重顺滑的气息,相反的,令人讨厌的铁锈味道充溢在唾液里。

记忆又一次回溯,奈默看到的景象让她后颈发凉。她在那个破旧的食品仓库里这么问那个瘦弱的女孩。

——“你说,我要是能逃出去,该换一个什么样的名字。”

——“这个随你吧,毕竟是你的名字。”那个女孩没有抬头,只是静静地保养着她的枪械。

——奈默没有在说话,只是看着她,目光最后从她手上的零件,转到了她的眼睛。

——那是一双蓝绿色的眸子。就像她的名字一样:Aoi,苍色。

——那个女孩拿出了一把刻刀,在自己那把伯莱塔的保险下面刻上了这么一行字:

——Aoi to Zero。

——零子,这个名字,是葵为她准备的,重生的礼物。

那一瞬间,好像是时间被冻结了,零子忽然感觉五感的信息一时间都冲进了她的神经中枢,她快速的把意识拉进了自己的“内在”,沉没在信息中,快速地回放那些可能为她带来胜算的“武器”。

“我要回到她的身边。”这种意愿,无论“零子”,还是“奈默”,都打算要牺牲掉一切换回来。

看到光亮了。

而这个时候,对于脚步声的感知已经不仅仅是存在于“内在”了,那五个枪口随时可以吐出一颗9毫米鲁格弹。

而他们实际上看到的是,从窗户跃出的,零子的一个模糊的影子。

瞄准是根本来不及的,他们能做的不过是冲到窗口,对着落在地上,或骨折,或昏迷的零子来上几枪。

不过,他们并没有摸清这里的建筑结构,窗户的对面,是另一个建筑。不过三米。

零子的身体是没有办法抗拒万有引力的,她迅速的下坠到二楼的高度。

她以最快的速度把弹匣里的子弹全都倾泻在了对面的玻璃窗上,在空中,用手肘和肩膀做缓冲,撞进那扇玻璃里。右手猛地落在地板上,整个身体的右侧把力量卸掉。她用一个有些变形的滚翻动作分解掉了落地的冲击。

是时候整理一下状况了。这边的建筑是废弃掉的书店,向上渗透的路径没有上锁,无论是避开伤害还是观察情况都是极其完美的。而时间也过去了一分半,Keylor’s的增援也一定就要到了。

不过零子已经想好了反击的手段,她不想再让那些人为她承担风险了。

可惜,身体是有极限的,她已经不能再像刚才那样快速的行动了。食道和咽喉里的毛细血管在逐渐崩裂,大脑受到的冲击,让她没办法再有效的调动她的四肢,而左面的眼眶刚刚也擦伤了,视线模糊也是一个大问题。她现在像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一样,拖着步子上了四楼。

四楼卧室的窗台前面,躺着一个人。地上,留下了一把NTW-20。

零子那时的判断没有出现问题,确实是非洲大炮*
<blockquote><em>*NTW-20是南非丹尼尔防卫企业研制的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因其兼容20mm的子弹,故称为非洲大炮。</em></blockquote>
这种纯粹彰显火力而简单粗暴的武器,除了同样简单粗暴的尼尔会喜欢,大概不会有人会用。可总有例外,非洲大炮的设计让后坐力并不那么可怕,而枪械的使用,在零子眼里,千篇一律。

只要让子弹灌进敌人的脑袋就行了。

她让手指微微弯曲,再攥拳,再张开。零子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四肢回复了一些力量。她推开了那个狙击手的尸体,从那个人子弹袋侧面的小口袋里找到了一个小含片。

零子相信着犹大手下的人的可靠,可靠到可以笃定他们所有的狙击手会把含有少量吗啡的含片放在同一个位置,并把这个习惯保持5年之久。她深知,这个含片的剂量是经过试验的,而这药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他们离世的时候没有痛苦,而是为了应对大火力武器的后坐力,可能带来的肌肉撕裂的疼痛。

水壶里还有水,零子只是拿它漱了漱口,之后把那片含片放在了舌头下面;再用水壶里剩下的水把粘在眼睛上的血迹冲干净,从口袋里掏出自己那副私模耳塞,戴了上去。

无需复杂的备战动作,无需担心失误的后果,只需要相信手里的枪械就好。

——砰!

零子顾不上左肩上的疼痛,也来不及看这一枪带来的结果。她在开火之后眼睛迅速离开了瞄具,背起非洲大炮离开了窗口,换弹之类的动作全在之后完成。这一枪响,她的位置和武器全都暴露了。

而实际上,零子就算是在这种身体状况下,仍旧能完成一个优秀狙击手的本职工作。子弹直接贯穿了对面三楼那个人的身体。

对于零子,在狙击镜里,身体,意味着左胸。何况,距离还这么近。

楼下传来了破窗的声音,这比她想象的快得多。零子快速地来到了另一个窗口,舍弃了固定用的脚架,在没站稳之前扣下了扳机。

子弹穿过那个人的腹部,打碎了他腰后的对讲机。对面三楼已经没有人能发现我的位置再报给楼下的家伙了。

至少他们摸上来还需要一点时间。

舍弃掉大炮,摘掉耳机,她冲回那个狙击手的尸体旁边。刚刚的匆匆一瞥,她看到了他的配枪是M9。

果然子弹袋里有一“火柴盒”的9mm空尖弹。

楼下的声响愈发的大,而自己的装弹动作好像是要花一年的时间。

可事实上是,零子的动作并没有因为紧张而变形,而她此时上弹的速度,就算拿到高手如林的特别行动队,也是数一数二的。

上楼的声音打破了零子所保有的冷静,第四发子弹没有压上,从她的指尖掉落下去。在那枚子弹接触地板的一瞬间,零子已经安上了弹匣,打开了保险,拉上了膛,并让双臂夹紧,做好了射击准备。

没压第四发子弹是正确的,在她抬起枪的一瞬间,食指就忠诚地勾下去了扳机。

没有浪费一发子弹,上来三个人,倒下三个人。

还剩两个轻伤的,他们两个应该是守着出入口,一时间还不会来找麻烦,只要把子弹补给上……

——哐!应急楼梯的门被一脚踢开,那里到零子的位置是毫无阻挡的弹道。

中了套路,那两个人根本没受伤。提前站好位置,能确保同时攻击,这样,就算零子再怎么准备也无法反击两个人的火力。

转身,举枪,是零子的肌肉做出的判断。可是她本人已经放弃了。

如果灵魂的深处像漫画里那样,有一面湖水的话,零子,大概能看到那个作为奈默的自己,在渐渐下沉,微笑着,像是在宣告着,这就是她的宿命。
12月23日,冬至。

在拉瓦,冬至日是约定俗成的,团聚的日子。要是伊米他们不去演唱会的话,梅洛准是早早地备好了年节菜,等着这家的主人回来。

都城河畔一栋高楼的小办公室里,一个30来岁的青年人正敲着键盘。那人面容清秀,梳妆得很得体,一副半边框的金丝眼镜衬得他更有书生气。

不过,这个办公室在警厅。

就算是团聚的日子,也总是要有人值班的。这回这个担子落在了这位还算年轻的代理副厅长的身上。

“朱洛斯!”门外那人叫着那个年轻人的名字。他抬头,推了推眼镜,看清楚那人,是他的顶头上司,管理整个警厅的人。

微微叹气,朱洛斯有些无奈,他的老大要回家陪老婆孩子,留下自己,管理着这还剩三分之一人手的司法重器。

朱洛斯看着桌上堆着的文件,用红色的记号笔在日历上做着“To-Do-List”。明年一月份的日历已经被标记填盖得面目全非,而今年十二月份的那张日历纸,在一个小时前,被揉成团,扔进了垃圾桶里。

他敷衍着回着他老大的话,但不能再聊下去,要是稍稍多说几句,估计又是“等合适的人选补上了副厅的位置,我就回我的行动队去”。每次都是这样,让人觉得这个文弱书生身上,还有着几分戾气。

不过在外人来看,冬至日的值班除了他,还有谁更合适呢——孤家寡人,也不会有人在冬至那天,等着他回家吃口团圆饭;再说如果有突发状况,他可以直接带着行动队,自己原来的的下属们赶到现场。

听到关门的声音,他摘掉了自己的眼镜,伸出手,看了眼手表。

午休时间早就过去了。

他把桌上的文件收好,放回到档案柜里。随后走到了门前,左手的指尖轻轻的搭在了门把手上。

他的手指有些异样,指尖的皮肤的角质层像是被刻意削下去了一部分,不过,这大概能让他手上的触觉更为敏锐吧。

确认了门外没有人,他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拿出了一张写满数字的卡片,从第12行的第23个数字往后读8位,把这八位数字输进了自己的办公电话。

电话那边有接通的声音,但没有说话的声音。

他挂了电话,心里有些不安。不过手上的事情还是要做好,整理好的文件堆在了传真机的进纸口。那个机器在忠诚的把文件一张一张的发到城市另一端的另一台机器里,在那里,他真正的下属会帮他解决这些待办的事物。

午后的阳光正好,让人有些慵懒得想睡觉。朱洛斯躺倒在自己的沙发椅上,看着桌上的那张照片。

自己在照片的最右面,中间是那个叫做葵的女孩,而那个女孩的身后,是双子星。

这是那个被称作“犹大”的人的过去。

传真机有了响动,一张B5大小的纸吐了出来,上面没有名头,下面没有落款,只有一个醒目的酒庄的标志印在了纸的左上角。

犹大的脸一下子变得冷峻了。

<hr />

刚刚泡好的红茶香气浓郁,哪怕只是街边小店里的外卖品,也能让人在下午享受片刻的惬意。

零子走在路上,一只手握着红茶的杯子,另一只手拿着小包装的奶浆的袋子,用牙齿在包装袋上撕开一个小口。

老爷子刚刚告别了羁押,今晚他们就能离开这个该死的城市了。零子想着,拐进了一个小巷子里,那是通往“Keylor’s Inn”的近路。

加过奶的红茶并没有那么涩口,产自锡兰的茶叶在水中氤氲出一种淡淡的清新提神的味道。用这样一杯茶来告别拉瓦兰蒂斯岂不是正好。

临近日落的小巷子里有清冷而安静,而冬日的阳光把路边灌木的影子拉得好长。零子轻轻拽紧了自己手提包的肩带,想用这种姿势在冷空气中保存住一点点的体温。

咔——

突如其来的一声响动让零子的全身进入了另一种状态——恐惧与欣喜,这两种完全不同的情感这一刻都展现在了她的脸上。仿佛她的思维里,打开了一个沉睡多年的铁箱子。零子的双手的力量卸掉,身体里的能量在重新分配,肾上腺素急速的分泌着,在那杯红茶离开她的手掌的一瞬间,双腿的肌肉迅猛地消耗着能量,做出应急的动作。零子以左腿为中心猛地向后撤了一大步,借势,另一只脚蹬住地面,整个身体向右手边翻了半圈。她顺手把自己的手包扔了出去,在身体重心回稳的一瞬间,飞快地跑动起来。

轰——

一枚子弹直接把刚刚零子站着的地面和她的手包轰个稀碎。零子跑动的脚步没有停,她把呼吸调整好,迅速地分析着状况。那枚子弹大概是反器材的,而刚刚听到的响动大概是拉栓的声音。

“妈的,那是什么枪,非洲大炮么。”零子跑动的速度没有停止,他在巷子里尽可能寻找那把狙击枪的死角——

——咔

零子迅速向侧身的方向做出的扑闪的动作——轰!

“再这样躲,肯定是自己的体力先消耗掉。”不过还好,现在她躲在一个窄巷里,不管怎么说,这里是狙击枪的死角。巷子两端没有高层建筑,而巷子的两面都是墙,再安全不过的地方了。

面对狙击枪,零子的心理战成功了,在对手上弹的一瞬间做出规避,她的对手会为了让她不逃出瞄具的范围迅速开枪,不过这个时候,没有充足的瞄准的时间,击中零子的可能性变得很低。

不过这些,都寄托在零子对于枪械声音的敏感上,她有些后怕,很明显,那个狙击手没有比她早到,更准确的说,在她进这个巷子之前,她的对手才开始压上第一发子弹,而且离她很近;不然,零子是没机会听到那声上膛的声音的。

能躲开两发子弹实在是幸运了,被那种子弹哪怕只是擦到手臂,自己的下半辈子可能都要和假肢打交道了。

可零子看着玻璃里映出的自己的相貌,有些惊讶。

“我,竟然在笑么?”

她摸了摸自己的脸,有些发烫,嘴角也是上扬的。有些可惜,她本来想和这样的自己——那个叫做奈默·奇洛的女孩——说再见的。可她却不得不借助着令她自己讨厌的“实力”。

左手轻触着她的自己的嘴唇,那种让人迷惑的感觉又回来了;她微微张嘴,用她那小小的的犬齿咬破了自己左手的无名指。

“血……”血液的味道让她的肢体兴奋,同时也让她的思维冷静。

奈默轻轻摸着那片玻璃,上面还有一点点自己的血迹。她看着自己“真是令人讨厌的自我暗示呢。”

这就是作为“零子”而存在在世上的“奈默”的秘密,零子是善良的,却又是胆小的,在面对双子星那些事情的时候,甚至,在恐惧;而奈默,是勇敢的,冷静的,却可惜是冷血的。

有趣的是,零子和奈默并不是两个不一样的人格。奈默,是曾与叫做“葵”的少女共同战斗过的“记忆”;而零子,是意图重新开始的“身份”。

其实,只是换了一个名字,换了一个身份那么简单,可是,沉“默”而归“零”,是零子期望的生活。

但是在她灵魂的深处,有一个声音渴望着有一天能从“零”开始,打破沉“默”。

被血液浸染的味蕾在欢呼着,在雀跃着,用浓厚的血液香气为战场上曾经的死神的归来,献上礼炮。

奈默保持着身体的姿势,而思维转向了自己的“内在”。脑髓忽略掉了五感中间的四个,只对听觉做出分析——

——远处的狙击手已经放弃那个狙击点,他在下楼,硬底靴子的声音在有规律的传来,她听出来了,那是警用的;

——之前伊米的判断没有错,他们早就渗透到警厅里面了,而老爹肯定对这个事情有所了解,才被扣下的;

——近处有细碎的脚步声,巷子南口5个,北口6个,同样的警用靴子的声音;

——没有枪械的声音,不过听脚步声都是健壮的成年男性;

——身后的窗子里有响动——

奈默把思维拉了回来,五感重新归回到了脑髓。她用舌尖舔舐掉嘴角的血液,露出了一个让人有些恐惧的微笑。

微微跳起,她把中心调整到身体的右侧。身后的窗子里,那个男人拿着甩棍破窗而出——奈默的手肘之上而下的猛击那个人的后脑。没有给他任何的喘息机会,她用膝盖猛击那个人前额,那个人瞬间失去了意识。而她右手拽着那个人的领子,另一只手夺了那人的甩棍。右手松开,那人像一具断了线的木偶一样倒下了——准确的说是,他本该这样倒下,奈默在他倒下的一瞬间,照着那人的下颚揣上了一脚,把那人踹回到窗户里。

那个人的血液溅到了奈默的手上,她感觉到了那令人欣喜的温度,咧开嘴,大笑着甩出了那根甩棍。

她想明白了,那个狙击手不过是为了把她逼到这里做的幌子,那群人的目的是活捉自己。

——犹大。

她的脑子里出现了这个名字。

让人恐惧,之后,让人屈服,之后,让人归顺。这就是那个男人常用的套路。

可现在,一对十一,可能还有狙击手,确实自己处于绝对劣势,恐惧,也有了。“不过,别想让我屈服——更别想让我归顺!”奈默向北边的人影喊着,她能看到那里的人影在晃动,似乎是在动摇。

“因为,我是葵的半翼。”这句话她的声音很小,又很坚定,就像是这一切,她都是为了履行这个承诺一样。

右上方的窗户有响动,这回她没等那个狙击手架好位置,就从后腰出拔出了那把伯莱塔,保险旁边刻着的一行小字在落日的余光中格外瞩目。

——Aoi to Zero

——嘭。

随后是一声惨叫,大概是击中了狙击手的手臂或者是其他部位吧,不过无关紧要,他现在不会对奈默造成威胁了。

准确的说,面对这样的一个杀手,五十米之内的任何单一的伏击都是没有用的——她没有过于健硕的身体,也没有更加灵敏的反应,身体素质上一切都很普通的她决定,在事情发生之前,听到,并解决就好——要是那个狙击手能在200米开外发动攻击就一定能得手了,可惜,从拐进这个小巷子开始,她就很清楚,这条通往“Keylor’s”的近路上,就没有能延伸50米以上的弹道。

——嘭、嘭嘭!

她没有迟疑,向惨叫的方向补了三枪,这回那个惨叫,彻底的停止了。

不过,劣势没有解除,现在是腹背受敌,身后没有人来做她的后盾,她每迈出一步都是危险的。不过刚刚的四声再加上刚才的两声枪响,在Keylor’s肯定是能听到的,援护大概三两分钟就能到。

不过,看来对方也很清楚这时间上的紧迫,两面的人影冲了进来。

看来只能拼命了,既然对方是为了抓活的,就会在下手上有迟疑,自己也就有机会冲出去了。

这时候,奈默的耳朵敏锐的捕捉到了那群人耳机里的声音。那个声音她太熟悉了,像是做了许久的噩梦中的声音来到了现实世界。

“不用抓活的了。”

话语简单直接,声音清澈沉稳。这是犹大亲口下发的指令。

那个男人的声音差点让奈默的心跳停滞了,这一刻,仿佛世间的时间停止了,而那个少女内心的恐惧像黑色的纱幕一样笼罩在她的周身,让她动弹不得。

在缓缓流逝的时间里,她听到了手枪解开保险并上膛的声音,奈默几乎要放弃了。

可她的内心,有一个简单的声音——至少,我要回到“她”的身边。

她是谁?奈默已经不去考虑了,深处的这一点渴望,让她在死局中仍旧驱动自己的躯体,行动了起来。

他们都是犹大最优秀的杀手,那群人不会废话,不会有多余的动作,不会顾及自己和队友的生死。像机器一样的逻辑,让他们变得可靠。

——这样,他们也让我的预读变得可靠了;他们会瞄准我的眼睛、喉咙和左胸,而且不会浪费瞄准的时间,确信可以得手之后,会直接扣下扳机。

在听见上膛声音的半秒后,奈默翻了一个身,撞进了路边的一扇窗户里。这时,她听到身后,有子弹擦过的声音,随后是几声惨叫,几乎可以确信是误伤了。

没错,他们不会考虑队友的死活,不会在意原来的弹道上要是失去了目标,会不会击中巷子另一边的队友。

奈默快速的整理了一下现场的状况,她撞进的是一家已经倒闭的咖啡馆,她的身旁躺着刚刚被打倒的那个人,不知道是失去意识,还是死掉了。咖啡馆里的所有摆设都是木头的,完全没有防弹的功能,木头楼梯能直接通向二楼。刚才的误伤会让他们拿出15秒左右的时间做应急处理,奈默需要快速地作出判断。

可惜她错了,犹大的手下比当年还要冷血,他们干净利索的送那些失去战斗能力的人上了天堂,之后直接开始了对零子的追踪。而刚刚撞开玻璃的那一下,让奈默的脸颊被划开了一个不算长的口子,血液从一侧流了下来。她用手背擦了一下,瞬间连她的袖口也被染红了。

奈默发出了“切”的声音,快步走上二楼。这时楼下传来了快速的脚步声——看来没有选择了,只能继续往上逃。

可当奈默跑到三楼的时候,她自己都觉得这个决断太傻。

三楼是一片空地,大概所有的家具摆设都在这家店倒闭之后转手卖掉了,而上楼的通道也被上了锁。

没希望了,手里的伯莱塔还剩5发子弹,面前的场景里没有掩体,身后那个小分队正在快速的向楼上渗透。奈默能听出来,还有七个人,两人受了轻伤,在一楼待命。她为了防止手枪卡弹特意退出了两发子弹,这个习惯和伊米一模一样,可惜,运气不站在她的一边。

要是多两发子弹,奈默说不定真能用她的枪法创造一些小概率的胜利,可惜,她要面对的人刚刚好和她的子弹数目一致——而且就算她创造了奇迹,待命的杀手也绝不是她仅靠双手就能解决的,何况还有两个。

血滴流到了她的嘴角,这回她没有展现出一幅略显色气的样子,然后用舌尖舐掉流到嘴角的血液。准确的说,她在调整呼吸的时候,停止了所有无关的肌肉的运动,为的是自己紧绷的那根弦不会轻易断掉——一旦她没有办法先于自己的视觉判断出对手的行动,迎接自己的只有死亡。

可脸上的伤口还没有完全愈合。微微凝结的血块在她的脸上留下了一道血痕,而新鲜的血液沿着面部的棱角曲线渗到了她的嘴角。

微微氧化掉的血液没有了那种“百利甜酒”一般的厚重顺滑的气息,相反的,令人讨厌的铁锈味道充溢在唾液里。

记忆又一次回溯,奈默看到的景象让她后颈发凉。她在那个破旧的食品仓库里这么问那个瘦弱的女孩。

——“你说,我要是能逃出去,该换一个什么样的名字。”

——“这个随你吧,毕竟是你的名字。”那个女孩没有抬头,只是静静地保养着她的枪械。

——奈默没有在说话,只是看着她,目光最后从她手上的零件,转到了她的眼睛。

——那是一双蓝绿色的眸子。就像她的名字一样:Aoi,苍色。

——那个女孩拿出了一把刻刀,在自己那把伯莱塔的保险下面刻上了这么一行字:

——Aoi to Zero。

——零子,这个名字,是葵为她准备的,重生的礼物。

那一瞬间,好像是时间被冻结了,零子忽然感觉五感的信息一时间都冲进了她的神经中枢,她快速的把意识拉进了自己的“内在”,沉没在信息中,快速地回放那些可能为她带来胜算的“武器”。

“我要回到她的身边。”这种意愿,无论“零子”,还是“奈默”,都打算要牺牲掉一切换回来。

看到光亮了。

而这个时候,对于脚步声的感知已经不仅仅是存在于“内在”了,那五个枪口随时可以吐出一颗9毫米鲁格弹。

而他们实际上看到的是,从窗户跃出的,零子的一个模糊的影子。

瞄准是根本来不及的,他们能做的不过是冲到窗口,对着落在地上,或骨折,或昏迷的零子来上几枪。

不过,他们并没有摸清这里的建筑结构,窗户的对面,是另一个建筑。不过三米。

零子的身体是没有办法抗拒万有引力的,她迅速的下坠到二楼的高度。

她以最快的速度把弹匣里的子弹全都倾泻在了对面的玻璃窗上,在空中,用手肘和肩膀做缓冲,撞进那扇玻璃里。右手猛地落在地板上,整个身体的右侧把力量卸掉。她用一个有些变形的滚翻动作分解掉了落地的冲击。

是时候整理一下状况了。这边的建筑是废弃掉的书店,向上渗透的路径没有上锁,无论是避开伤害还是观察情况都是极其完美的。而时间也过去了一分半,Keylor’s的增援也一定就要到了。

不过零子已经想好了反击的手段,她不想再让那些人为她承担风险了。

可惜,身体是有极限的,她已经不能再像刚才那样快速的行动了。食道和咽喉里的毛细血管在逐渐崩裂,大脑受到的冲击,让她没办法再有效的调动她的四肢,而左面的眼眶刚刚也擦伤了,视线模糊也是一个大问题。她现在像一个刚学会走路的孩子一样,拖着步子上了四楼。

四楼卧室的窗台前面,躺着一个人。地上,留下了一把NTW-20。

零子那时的判断没有出现问题,确实是非洲大炮*
<blockquote><em>*NTW-20是南非丹尼尔防卫企业研制的大口径反器材狙击步枪,因其兼容20mm的子弹,故称为非洲大炮。</em></blockquote>
这种纯粹彰显火力而简单粗暴的武器,除了同样简单粗暴的尼尔会喜欢,大概不会有人会用。可总有例外,非洲大炮的设计让后坐力并不那么可怕,而枪械的使用,在零子眼里,千篇一律。

只要让子弹灌进敌人的脑袋就行了。

她让手指微微弯曲,再攥拳,再张开。零子能明显的感觉到自己的四肢回复了一些力量。她推开了那个狙击手的尸体,从那个人子弹袋侧面的小口袋里找到了一个小含片。

零子相信着犹大手下的人的可靠,可靠到可以笃定他们所有的狙击手会把含有少量吗啡的含片放在同一个位置,并把这个习惯保持5年之久。她深知,这个含片的剂量是经过试验的,而这药的目的不是为了让他们离世的时候没有痛苦,而是为了应对大火力武器的后坐力,可能带来的肌肉撕裂的疼痛。

水壶里还有水,零子只是拿它漱了漱口,之后把那片含片放在了舌头下面;再用水壶里剩下的水把粘在眼睛上的血迹冲干净,从口袋里掏出自己那副私模耳塞,戴了上去。

无需复杂的备战动作,无需担心失误的后果,只需要相信手里的枪械就好。

——砰!

零子顾不上左肩上的疼痛,也来不及看这一枪带来的结果。她在开火之后眼睛迅速离开了瞄具,背起非洲大炮离开了窗口,换弹之类的动作全在之后完成。这一枪响,她的位置和武器全都暴露了。

而实际上,零子就算是在这种身体状况下,仍旧能完成一个优秀狙击手的本职工作。子弹直接贯穿了对面三楼那个人的身体。

对于零子,在狙击镜里,身体,意味着左胸。何况,距离还这么近。

楼下传来了破窗的声音,这比她想象的快得多。零子快速地来到了另一个窗口,舍弃了固定用的脚架,在没站稳之前扣下了扳机。

子弹穿过那个人的腹部,打碎了他腰后的对讲机。对面三楼已经没有人能发现我的位置再报给楼下的家伙了。

至少他们摸上来还需要一点时间。

舍弃掉大炮,摘掉耳机,她冲回那个狙击手的尸体旁边。刚刚的匆匆一瞥,她看到了他的配枪是M9。

果然子弹袋里有一“火柴盒”的9mm空尖弹。

楼下的声响愈发的大,而自己的装弹动作好像是要花一年的时间。

可事实上是,零子的动作并没有因为紧张而变形,而她此时上弹的速度,就算拿到高手如林的特别行动队,也是数一数二的。

上楼的声音打破了零子所保有的冷静,第四发子弹没有压上,从她的指尖掉落下去。在那枚子弹接触地板的一瞬间,零子已经安上了弹匣,打开了保险,拉上了膛,并让双臂夹紧,做好了射击准备。

没压第四发子弹是正确的,在她抬起枪的一瞬间,食指就忠诚地勾下去了扳机。

没有浪费一发子弹,上来三个人,倒下三个人。

还剩两个轻伤的,他们两个应该是守着出入口,一时间还不会来找麻烦,只要把子弹补给上……

——哐!应急楼梯的门被一脚踢开,那里到零子的位置是毫无阻挡的弹道。

中了套路,那两个人根本没受伤。提前站好位置,能确保同时攻击,这样,就算零子再怎么准备也无法反击两个人的火力。

转身,举枪,是零子的肌肉做出的判断。可是她本人已经放弃了。

如果灵魂的深处像漫画里那样,有一面湖水的话,零子,大概能看到那个作为奈默的自己,在渐渐下沉,微笑着,像是在宣告着,这就是她的宿命。

喜欢()
评论 (0)